电竞兴奋剂难监管 证据是电竞项目盲区

  借助兴奋剂等药物提高成绩,是竞技体育最阴暗的一面:像美国女飞人琼斯、自行车英雄阿姆斯特朗等,都倒在“药”上。作为体育大家庭的新成员,电子竞技领域竟也曝出“涉药新闻”——有国外电竞资深人士爆料,电竞运动员在比赛、训练中使用药物提高成绩的情况,已有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  不消耗太多体力的电竞项目,也存在服用兴奋剂的情况吗?电竞比赛,是否需要引入传统体育的药检环节呢?

  房间里几乎隐形的大象?

  争议话题源于英国《新科学家》网站日前刊登的一篇文章,文中大量引用某全球知名电竞公司销售顾问、德国人弗莱斯撰写博文的内容。这篇名为《电竞中的兴奋剂:房间里几乎隐形的大象》文章透露,电竞圈存在“兴奋剂行为”。

  “如今,《英雄联盟》(时下流行的一款对战网游)选手赛前服用三种不同的药物,保证自己能够全程集中精神或延长训练时间,这很稀松平常。”弗莱斯表示,职业电子竞技选手面对的问题是紧张情绪、注意力持续的时间,他亲眼看到一些电竞高手在重大赛事前的一个小时,服用利他林(俗称“聪明药”,是上世纪50年代用于治疗多动症的中枢兴奋药,也是目前临床最常用的治疗多动症的西药)。

  世界著名的电竞选手理查多,则提到了另一种圈内常用的药物——安定(具有镇静、抗惊厥等作用,成人失眠或需镇静时常用此药)。“只需要一副剂量的三分之一,就会有作用。”他还承认,自己也曾服用过,“这种药曾帮助我在比赛时减少压力和紧张,让思考更加清晰。”

  根据文章的内容,电竞选手服用药物来提升成绩很常见,但游戏公司对这一现象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。

  拿出证据是电竞项目盲区

  一场世界最高级别的电竞比赛,观众可超过美国职业棒球决赛、NBA总决赛的观众总数,冠军可以分到超过3000万人民币的奖金。电竞项目在中国蓬勃发展,2003年成为我国正式开展的第99个体育项目,有调查机构拿出数据:中国电子竞技用户已超过1亿,越来越多的电竞爱好者成为职业电竞选手。

  国内是否存在运动员服用药物的情况?记者采访了多名电竞圈资深从业人员。卞正伟是最早成为电竞世界冠军的中国人之一,听到“兴奋剂”三个字,他连连摇手,“从来没听说过,更没见过,最多一些运动员会喝点功能饮料提神。”著有《中国电子竞技幕后史》的资深电竞人刘洋也持同样态度,“电子竞技又不是跑步,喝了兴奋剂就能跑得快,电竞讲究的是技巧,注重团队配合。吃药就算能冷静思维,又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呢?”

  和传统体育一样,电竞运动确实有一些相通之处,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抗,选手的反应速度、手眼协调能力、长时间保持注意力集中的耐力,都是决定胜负的因素。不过,真要在电子竞技项目引入“兴奋剂概念”,就先要有一个官方的管理机构,来证明一个选手确实可以通过食用某种药物影响比赛成绩。只有这样,才能制定相应法规、推行药检。不过,目前这还是电子竞技这一新兴体育项目的盲区。

  手游电竞化来袭!电竞这步棋怎么走?